设为首页 English 한국의 日本語 用户 图书馆
您现在的位置: 洛阳外国语学校 >> 诗歌 >> 正文
航路
作者:朱晓翔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091    更新时间:2014-4-29         ★★★

  

作者:高三、7  朱晓翔

摄影:王银聚

 

周围是熊熊的炉火,有松木的清香

被熏黑的笨重家什堆挤在旧地毯上,

笔法粗糙的油画和石膏像,

在嘲笑我亲切,友善的造访。

 

皱着眉头的年迈船长,

低垂着僵硬的表情,而他痛苦

棕色的瞳孔像大簇枯萎的花朵。

在他椅子旁的空气温暖,又冰凉,

哦,瞧这孤独的一副慵懒的大肖像。

 

“这该死的夏天里,我的孩子,

你发呆的脑袋想听些什么?”

 

“现在,有不可抗拒的压迫和恐惧,

我的梦迷恋着你的岁月。

请讲给我的青春一个青春的故事

关于最遥远的胜利,最惊人的倔强

 

惨白的双唇动了一动。

裂开的嘴角不停流血

他扶动倾斜不安的身子

比我想象中精神些

 

“对于喜欢拼图和画画的孩子,

地球等于他奇异古怪的爱好;

对于热爱进取与智慧的民族

汹涌的海水是真正的‘大地’,

伟大的帝国只存在于那里……

 

“给我一杯葡萄酒吧,

你不清楚回忆里的世界是多么狭小

 

“我要告诉你:最遥远的胜利

是属于东方的胜利

你要记住:最惊心的倔强

是属于东方的倔强。

 

“你并不一定熟悉谦卑谨慎的中国人

但你一定认识他们整箱的金银珠宝

当我第一次站在他们帝国繁荣的港口

心中充满了苦涩和忧伤的欲望

 

是什么将这片有限的大地

在无限的盛世里招摇?

 

“他们操纵着欧罗巴眼中庞大的船队

从早晨扬帆出发

伴着恭敬随和的波浪,

掀开人们航路的第一篇

珍贵的章节。

 

“有人庆幸逃离贫穷的故乡

有人庆幸逃离专政的王朝

几位忠诚杰出的领航者,

庆幸把祖国的荣光撒向了更远的地方

 

“他们欣赏着过去的诗人,不曾

写过的明亮云朵

刺眼的光芒和炽热的岩石

把他们的黄皮肤慢慢抹成铜色

奇怪!中国人的梦想有如尘埃

安稳地落在地图的坐标上

却能堆聚成各种巨大,未知的快乐!

人类的精神永远不知其名称!

 

 

“南海的风划定中国南方的边疆

看啊!辉煌的太阳照在紫色的海上,

富有的城市,壮美的风光

他们为什么不满载着财富归去?!

难道他们早就忘却了欲望

 

“噢,这些是他们分散在印度洋上的领土,

漂泊在太平洋间的宝藏。

因此,中国人总能找到一座又一座

命运之神不曾许诺过的黄金乡。

归顺的国度交出权杖,

朝贡的群岛准备酒席

仿佛颠沛流离的乞丐,跪倒在

国王的大门前

“陛下万岁,万万岁!”

 

“还有呢?还有呢?

“后来东方陷入寂静,欧洲在葡萄牙

的呼喊下向海洋进发;

在西班牙的指挥下征服与疯涌;

谙熟的名字响彻几个世纪之久。

 

“黑死病,饥荒,

香料在东方,财富在海上

野心与希望,翻滚向平静的海洋

殖民与扩张,强权和资本

弱者和国殇暗淡了十几世纪的光芒。

 

“真可怕!我们就像陀螺和转盘,

在疯狂着,蹦跳着,甚至在睡乡,

好奇心也令我们辗转和难受,

仿佛残忍的天使,慈爱的鞭打。

 

“多疑的命运,目的地变化无端,

哪里都不是,也可能哪里都行!

欧洲人,怀抱着渴望永远不知疲倦,

为了能占有,疯子般走得不停!

 

“寻找金钱的乌托邦,甲板上嚷道:

‘看呐!’桅楼上的声音癫狂热烈;

‘爱情……荣耀……幸福!”

‘女王万岁!这里……我宣布……

以上帝之名占有这片土地

 

“这热恋着幻想国的时代啊!

是醉酒的水手,编造的传奇?

还是港口的少年,唱起的歌词

扰人清梦?

“啊,这幼稚的脑筋!

从旅行中汲取的画面真悲伤

中国人与善良,欧洲人和扩张

总是让我看见自己的形象

 

“是去?是留?

若能留,就留在原地

若要走,就立刻出发

驱逐的犹太人,破产的银行家

他们之中总有人知道时间这东西

该怎样杀死它

 

“一旦日子把脚踏上我们的脊梁,

我们还可以有希望高呼:“前进”!

如同那年我向着中国远航,

眼睛盯着大海,头发迎风飘扬。

 

“至于你,听故事的孩子,

总会有朝一日找到自己的航路

无论波澜四起,还是一览无余

 

“你会怀着年轻乘客的快活之心,

登上驶向冥冥之国的海上。

你将听到这样诱人的声音

唱道:“到这儿来,你们这些想尝

 

“忘忧香果的人!正是此地收获,

这里午后一片温馨真美好

永无烦恼!你们可愿来此一醉?!”

真正的国家总会有自己的航路

 

“中国人一切留在海上,

欧洲人将一切拉回陆地,

一个寂静了再苏醒,

一个疯狂了再疯狂。

沉默如此突然地封住他血迹

斑斑的嘴唇,气息微弱

这可叹的旅人!多么高贵的故事

 

我从这样落魄的眼中读到

 

哦,船线,老船长,起锚,时间到了

这个地方令人厌倦,哦死亡!开船!

倘若说天空和海洋漆黑如墨,

你知道国家的梦却充满阳光!

 

喊出你的苦难,激励我们远航!

只要这航路还在,我们深入渊底,

上访天堂,又有何妨?!

“快走吧,我的孩子,

夏日如此短暂,

你看窗外:

东方又将破晓。’’

     

 

 

 

 

 

文章录入:郭艳    责任编辑:郭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数据载入中,请稍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网站公告 | 管理登陆 |

    洛阳外国语学校地址:中国河南洛阳市西工区九都路76号 邮编:471000 豫ICP备05020158号

    技术支持:洛阳外国语学校电教中心、洛阳外国语学校学生电脑社团